通裕重工联姻珠海港 这家风电制造商能翻过债务

原创 2020-07-03 16:00  阅读

  6月22日,通裕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裕”)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司兴奎拟联合其他股东,向珠海港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港集团”)转让公司总股本比例 5.00%的股份,本次交易事项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

  同时公司正筹划向珠海港集团发行非公开股份。本次交易尚需有关部门批准,仍存在一定不确定性。自6月22日起,通裕重工(股票代码:300185)将启动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5个交易日。

  时代财经记者致电通裕证券营业部,询问转股原因,对方称此次交易涉及到公司业务优化,为协议转让,目前正在启动相关程序,具体事项请投资者关注公告信息。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通裕重工向珠海港集团出让股份属于“临时变道”。此前的4月28日,通裕重工曾计划非公开发行不超过总股本的30%股份,募集资金6.22亿元。

  在全国性的风电抢装潮下,通裕重工今年一季度营收及净利润增幅不小。在业绩向好的情形下,通裕重工遇到了什么样的火焰山,导致实控人要放弃控制权?珠海港集团又打着什么算盘,愿意借出芭蕉扇?

  公开信息显示,位于山东德州的通裕重工,2011年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属于通用设备制造行业,长期从事大型锻件、铸件、结构件的研发、制造及销售,风电主轴是其主要营收来源之一。

  从今年4月份一纸公告可以看出,通裕重工方面募集资金心情之迫切。当月28日,通裕重工召开第四届董事会第六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本次非公开发行前总股本的 30%,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 62,202.00万元。

  蹊跷的是,6月22日,通裕重工却又突然抛出新的公告,称拟向珠海港集团转让5%股份,此次交易涉及公司实际控制权变动。同时筹划向珠海港发行非公开股份。通裕重工何以短时间内做出这种重大变动?

  据6月24日通裕重工公司债券2020年跟踪评级报告披露,公司此次募资投向主要是:风电装备模块化制造3.03亿元,6MW及以上风电机组关键零部件制造1.69亿元,补充流动资金1.5亿元。

  6月24日,广东展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钟海波对时代财经表示:“定增取消可能涉及到融资募集困难、实控人没有钱参与定增、或者融资投向不清晰、标的资产不适合装入上市公司等,这些都是可能的原因。”而从上述评级报告来看,募集投向比较明确,较大的可能似乎是募资困难。

  此外,6月22日的公告中还凸显出一个关键点——“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目前,通裕重工的实际控制人司兴奎,持股比例为10.32%。时代财经查询发现,司兴奎个人持有通裕股票的80%以上,近两年来都以质押的方式被冻结,目前尚未解除质押。

  通裕重工出让股权给珠海港,是念叨着诗和远方,愿意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还是另有不得已的苦衷?

  “国资的首要目的是增值,否则就成了国有资产流失,为了保证增值,国资会提出相对苛刻的条件,例如投票权就是一个关键点。为了防范实控人侵蚀国资利益,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国资会掌握主动权。目前看来,这样的模式对于双方都是无奈之举,但却是市场低迷状况下的过渡方案。”钟海波如是分析。

  对于通裕重工实控人司兴奎来说,引入国资或许确实出于无奈。实际上,也是在去年的6月份,通裕重工已经引入过一次国资战投。

  2019年6月份,公司实际控制人司兴奎与鲁信创投(600783,SH)(注:鲁信创投为通裕的间接股东之一)联合向山东国惠转让所持通裕的5.04%股权,其中,司兴奎个人向山东国惠转让其所持通裕3.44%股权。同一天,通裕的大股东之一山东省高新技术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高新投”)与山东国惠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山东高新投拟向山东国惠协议转让所持通裕重工总股本的1.6%。

  上述协议转让完成后,通裕重工的股权结构发生了如下变化:公司实际控制人司兴奎持股比例由13.76%下降至10.32%,山东高新投持股比例由7.27%降至5.67%,新入驻的山东国惠持股比例为5.04%。

  而山东国惠是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省级服务平台公司,在过去两年内先后混改山东交运集团,控股上市公司鲁银投资,入股特锐德。山东国惠方面曾表示,入股通裕重工有纾困性质。(来源:2019年通裕重工财报截图)

  对于风电行业企业来说,去年以来的风电抢装潮增加了订单与营收。但业内一直没有解决的一个痼疾就是应收账款居高不下。通裕重工等零部件企业的下游企业如风电整机厂商,其利润来源主要来自于新能源补贴,而补贴的巨大缺口导致整机厂商拖欠上游企业账款就成为家常便饭。

  时代财经查询上述公司债券2020年跟踪报告显示,通裕重工流动资产中,截至2019年末货币资金14.08亿元,其中9.63亿元为受限资金,受限比例达68.37%;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16.22亿元,较年初增长22.82%,应收账款规模较大,对营运资金存在占用;公司存货22.99亿元,较年初增长11.48%。(来源:2019年通裕重工财报截图)

  而公司债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末,其负债总额68.87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3%;负债率达55.32%,较年末上升0.03%,其债务负担进一步加重。

  从通裕重工费用管控等方面来看,2019年公司营业成本29.84亿元,较上年增长9.93%;管理费用1.7亿元,较上年增长28.45%;财务费用2.55亿元,同比增24.05%。可见其费用控制能力有待加强。

  这种财务状况已非一日。2018年财报显示,通裕重工实现全年营收35亿元,但应收账款达到13亿元、短期借款高达25亿、存货20亿元。

  钟海波就此向时代财经分析:“通裕重工此时引入国资,本质上属于国资与民企混改的一部分。在当前的情况下,通裕重工的公司治理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实际上,在引入国资之前,通裕重工也曾发债募资。2018年7月,通裕重工以7.5%的利率进行发债募资,筹得总金额1亿元,只达到了原计划2亿元的一半。

  继2018年高利率发债受阻以后,通裕重工宣布原定于2019年7月3日面向投资者公开发行的公司债推迟发行,根据证监会标准,推迟超过日期相当于中途放弃。

  6月24日,一位资深商业研究员告诉时代财经:“发债中途放弃会损失发债成本,对公司的声誉也会造成一定影响。”

  的确,发债成本过高会引发投资者对其后期偿债能力的担忧,另一方面,票面利率高达7.5%,却未能实现募资目标,说明某种程度与银行评估的风险不符。

  时代财经致电珠海港集团董事长欧辉生,询问入股事宜及后续是否将通裕重工注入上市公司,其称正在开会,不方便回应。

  公开信息显示,珠海港集团是2008年成立的珠海市属国有独资企业,主要从事港口、土地及其配套设施的开发建设、管理和经营。其旗下有上市公司珠海港股份及新三板企业珠海港昇。

  近年来,珠海港集团在能源板块不断加大投资,能源板块营收也已成为集团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

  早在2014年,珠海港集团下的珠海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港”)就进行了风电项目投资,比如科啸风电和东电茂霖风电,短短一年时间已获得效益回报。珠海港股份2019年财报显示,珠海港的综合能源业务收入为5.02亿元,同比增加26.23%,旗下6个风电场共实现销气量7936万标方,同比增长93.62%。(来源:2019年珠海港财报截图)

  不仅如此,去年8月,珠海港集团旗下一家子公司珠海港昇收购了港股上市公司协和新能源集团下属安徽埇秦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将后者实际控制的宿州风电场划入发展队列。

  资料显示,珠海港昇由珠海富华风能开发有限公司更名而来,主营风能开发,旗下掌有3个风电场。2019年年报显示,珠海港昇在电力能源上的收入为2.1亿元,毛利率高达50.54%。(来源:2019年珠海港晟年报截图)

  谈及珠海港集团拟入股通裕重工,海上风电资深人士梁俊对时代财经表示:“近年来广东省火速建成多个海上风电项目,钢结构生产供不应求,由于广东本身的重工业基础较之于长三角、京津冀、东北地区较弱,本土化生产是降低物流成本的唯一路径,引入重工企业也是产业布局的一部分。”

  换言之,珠海港集团入股通裕重工,是看中后者的技术优势,以此延伸风电产业链,优化自身的产业结构。

  从风电产业规划及企业目前发展状况来看,虽然前有火焰山这道坎,但通裕重工们也有乘风破浪的空间,这也增加了珠海港集团加入游戏的可能性。

  权威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新增并网风电装机25.74GW,同比增长25%;业内计划十三五期间每年新增风电装机2000万千瓦,确保2020年风电装机2亿千瓦,年发电3900亿千瓦时。每年新增装机量有力地拉动了风电主轴需求量,这对通裕重工们显然是个好消息。

  风电主轴制造商2019年及今年一季度财报数据也佐证了前述需求量的增长。今年一季度通裕重工营收11.63亿元,同比增46.39%;净利润0.66亿元,同比增137.72%。同为风电主轴企业的金雷股份今年一季度营收增长47%,归母净利润同比增80%。

  尤其是发展海上风电的前景,为珠海港集团联姻通裕重工增添了又一重想象空间。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主任秦海岩认为:“发展海上风电,有利于实现沿海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海上风电涉及众多高端装备制造的尖端技术,将带动东部省份在高端轴承、齿轮箱和大功率发电机等方面取得突破。”

  海上风电资深人士梁俊对时代财经表示:“通裕向珠海港集团出让股权,是通过资本融合扩大市场布局的体现,引进珠海港集团这位大股东,相当于拿到了进入广东地界的通行证,发展海上风电,是已成定局的大趋势。”

  “通裕重工在风电主轴领域市占率排在前列,珠海港此番介入,一方面是希望通过存量风电资产的收购扩大自己的资产规模,一方面也是希望通过这种资本运作,切入到风电装备制造的环节。广东这几年发力海上风电,这也是个契机。”6月24日,国内一家电力行业智库负责人如是对时代财经分析。

  时代财经了解到,目前我国的风电产业中97%为陆上项目,海上风电仅占3%,后者发展前景广阔,亟待开发。相比于陆上风电,海上风电具有资源丰富、发电利用小时数相对较高、技术相对高端等特点,是新能源发展的前沿领域,亦是可再生能源中颇具规模化发展潜力的领域。

  通裕重工能否如孙大圣那样,借来芭蕉扇后一扇扇灭大火,二扇吹来新风,三扇下起细雨,安然翻过火焰山?或许还得看新的实控人有没有能力让芭蕉扇随时伸缩变化为其所用。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永乐国际app手机下载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财经新闻报道中数据的功用
下一篇:永乐国际app手机下载财经要闻 - 黄金网 - 中金在